400-000-1318

关于冬至那些事儿

新励成

  新励成捐赠

        又是一年冬至,今年的这个节儿,过得实在让人抓鸡。

  半月前天气预报气温显示22日当天将会有一波气温大跳水,但真的到了“期待的今天”,却热出了夏至的感觉。

  满朋友圈都在吐槽,这到底是不是夏至而不是冬至。

  于我而言,是矛盾的。

  今天如夏至般的热,我这打着“雪中送炭”的旗号召集的一波新小伙伴去送物资,是不是有点不及时宜。可是如果我不按时出动,小伙伴第一次参与的积极性可能就会因此打消。

  【缘从何来】

  一切源自15年前,那时候我还在念初二,每天上下课都要步行路过荔湾区的如意坊,后来发现那边有一座大隐隐于市的广州市接收社会捐赠工作站,想想家里弟妹那么多,想想每年淘汰出来的衣服还那么新,便开始让家里人每年定期腾出一些看着还是很不错的衣物送至捐赠站。

新励成捐赠

  时间悄悄地过了7年,到了大学,学校举办雷锋节,作为学校最积极参加活动的学生干部的我,立马想到了把这个原默默无闻的捐赠扩大范围。

  让人兴奋的是,学校领导非常支持,学生会的小伙伴们也是一呼百应,一家家宿舍拍门了解,动员,宣传,接收,整理。连续三年,收集有用衣物超过千件。

  后来毕业了,我仍然坚持。物资捐赠,我是把它做到我的骨髓里去了。

  【转折出路】

  要说捐赠这个事的转折点,不得不提到我失业在家休养那年。

  那个冬天非常冷,前两个月不是肠胃炎就是阑尾炎,家里人让我在家好好休养先别急着工作。养病的时间实在让人消磨意志,为了“有所作为”,那几个月里,我自学烘焙,打磨厨艺,重拾荒废已久的书法,当然,还有腾出家里一角收集身边好友精选出来,用于计划捐赠的衣物。

  那个雨天,天下着中雨,广州让别人摸不脑的那点冷,着实让人不愿意离开被窝。看着家里收到的约30件冬装,想着捐赠站那严谨的清洗出车流程,估计一时半会儿还帮不到有需要帮到的人时,我想,那不如直接给我可以了解到看到的人吧。

  于是目标很快锁定为露宿街头的流浪汉,那一次,我只叫了两个朋友,一个负责开车,一个负责陪我一起分派衣服。

新励成捐赠

  【初见他们】

  到现在为止,第一次派发露宿者的情景我还历历在目。

  那是个湿漉漉的雨天,在广州的老城区一些阴暗的角落里,不时会看到几个无家可归的人。他们多数没有几件厚实的衣物,连唯一可以御寒的被子,有些都是单薄的床单,还有一些可能连床单都没有,是他们为生计用的红白蓝袋子。

  天一冷,自己跑到袋子里面去,从头到脚只露出一条可以呼吸的小缝,哆嗦着哆嗦着,又是一晚。

  后来我慢慢摸索到规律,他们所寄居的地方附近肯定是个批发点,肯定有大量的纸皮、胶瓶可以通过劳动力获取,又或是是需要拉货的地方,而且早早铺面关门,路灯微弱,行人稍微少一点,他们才好“生存于此”。

  【分布何处】

  寻着规律,通过其他机构的义工介绍,我们初步了解到在广州的越秀区泰康路,还有与荔湾区交界的广东省中医院附近的大德路部分路段、一德西、广州最美教堂——石室,都有住人。

新励成捐赠

  【内心的那点事儿】

  年复一年地给露宿的流浪汉派发物资已然成了我生活的习惯,身边很多的朋友甚至大家积极介绍的朋友的朋友们,每年都会给我供应很多,让我安排派发。

  不得不说,流浪汉由于年年岁岁生活作息不规整,营养不良,身材浮肿,都需要大码的衣裤。自从来了新励成,我们家赵总的大码衣裤,倒是我每年盯得紧紧的重点。

  赵总热心,哪怕我的其他朋友圈他未必看到,但关于物资捐赠的消息,他总是第一时间点赞并说给我想办法弄点好质量的大码来。

  今年,他一如既往。可不同的是,最是繁忙的今年,公司业绩任务最大的今年,他却说要给我当司机,希望不再是旁观者的身份,想融入进来我这个从未实名的小分队中。

  受宠若惊的我,既开心又担心。

  毕竟过去的几年里,我都是1+N,以我为主,让其他未参与过的人加入到每次的派发当中。但这些N都是群众,只代表个人,不代表企业。

  赵总的热心,如果我运用得当,我的这一次将影响更多的人愿意停下生活急促的脚步关注更多这些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但如果我稍微做不好,这个坚持了很多年很多年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事,却会被旁人看成只是企业成长路上一个美其名公益的噱头罢了。

新励成捐赠

  【冬至之前】

  日子一天天接近12月22日,赵总又关心起这个事来。对我这个小队长那是12万分的信任。他问我,要组织多少台车,要找哪些小伙伴加入。我想了下,如果想把这件事做好而又不功利,只有找感性的人才能做好。

  不仅要感性,还得是异地。因为只有异地的人看在眼里,身体力行过后,才能回到他们的地方,发现生活当中原本忽略掉的这些人群,才能在没有我的时候,继续把这个事做下去。

  时至年末,唯一在新励成总部还是异地的人群,唯有我们的教学部。由于全国分布的学训中心均需要驻点全职讲师,很多新老师在成为正式讲师之前必须在广州总部接受一连串严格的考核才能通关。也是因为如此,我相中了来自武汉的凡哲和夏源。

  在此之前,关于凡哲和夏源的其他信息,其实我了解得不算多,但我相信,一男一女的搭配,自然会有感性的时候。

新励成捐赠

  【今年12月22日】

  热到流油的冬至如期而至,我们约定在彼此家里提前用过晚餐后,在海珠区的某停车场集中。在此之前,小伙伴嘉胜利用周六时间开着公司的车挨家挨户的收取大家提前准备好的御寒物资。为了把第一届新励成温暖羊城小分队更仪式感,我们做了个低调的横幅,在停车场匆匆拍了个照便开工了。

  我们的第一站是泰康路,如我所料的是微弱的灯光下,拾荒回来的人已经抢占“床位”成功,只待再晚一些,行人退去便好“结束”他们的冬至。那两位接近90岁的老人还在,夜色中仍然是那么的孤单。

  热心的美玲姐看到,不禁跑过去问候其中的一位老人。老人本不计划说自己的故事,毕竟今年是冬至。可是,更因为今天是冬至,他才更忘不了原来自己已经流浪了39年。

  39年啊,到底是何概念?或许你我一时之间都摸不准那份无家可归亲人逝去苟延残喘的无奈。可他,还是坚持着,默默在这个繁华的都市里,像蝼蚁一般,但又顽石一样,继续活了下来。

  东北有痛风的那个哥们也在,好像故意和老人作伴一般,多年来都是“床友”,或许这是他们之间默许的一种彼此照顾的默契。

  稍稍靠近,浓烈的镇痛贴味道刺鼻,肿得岂止像猪蹄,浮肿的脚没有一块地方没有贴膏药,裸着在伸在地上。又或许应该说,肿得压根穿不了鞋。

  我问他是否还记得我,他说记得。因为上年唯有我给他买了全新的袜子。我笑了笑,内心五味杂陈。

  我问他计划啥时候回家,他说年后吧,脚肿不消,车费太贵,只能再攒钱,年后回去办二代身份证指纹识别。

  …….

  泰康路的露宿者我们不敢多问,因为都有故事,又怕时间耽搁,只记住了他们缺的衣物码数,便匆匆赶去第二站。

  第二站是一德西,路的两边都住着人。和泰康路人群不一样的是,这个“团队”里,有女性,三四位,而且都是年长的。相比之下,一德西团队比泰康路的“幸福”,他们的“装备”里,更多了些厚实的被子,他们还有伞,用来挡光,挡风……

  第三站是大德路,一条更是“壮观”的聚脚处。两边马路,起码住着30人,而且基本都是男性。他们有工作,外来人多。其实一德路和大德路上的,可想而知,那都是靠旁边批发做点散工拉拉货,拾荒的。

  凡哲忍不住,看到个坐在推车上萎缩身躯的老人,聊着聊着竟然发现是湖北老乡。或许这更让她忍不住的是,这还是一位退伍军人。一个真正为这个国家的和平在刀刃上,在战场上生死拼搏过无数次侥幸生存下来的英雄。而又后因退伍,各种小买卖做不顺,最后“没脸面回家”被迫流落广州多年。这位老人还是80多岁,微弱的灯光下看到牙齿快掉光了,赤着脚,眼泛泪光。

  ………

  凡哲在来新励成之前,也是一位军人。虽然只是当了两年的兵,但还是止不住内心的波澜。为了不让老人伤感,只能拉着凡哲走了。

  第四站,石室。因为记得那里住了一位老婆子,而手上剩下的都是女装时,想过去碰碰运气。

  到石室的时候其实已经10点40了,找了一轮,老婆子还没有回来。其实有点气馁,但怕被交警开罚单的赵总人车还没回来,我们只能留在原地等待。

  10点50分,老婆子回来了,带着她一直不放弃坐轮椅的孙子。我们问她有需要女冬装吗,她指了指地上用塑胶袋裹得好好的羽绒服说不用了。她常年坐轮椅的孙子还朝我们笑了下。不消停的凡哲听着老婆子的口音又聊了起来。

  原来,老人来自河南,在广州流浪已是多年,至于为什么只身带着孙子,就没有说了。

  最后一站,当然是与我结缘最久的广州市接收社会捐赠工作站。

新励成捐赠

  为了不浪费每一件捐赠的衣物,11点多了,我们还是厚着脸皮去按工作站的门铃。

  工作站的保安一如既往地好,知道我们是送衣物过来的,哪怕硬是被我们吵醒从被窝钻出来,一句责骂的话都没有。

  后来,捐赠衣物一件不落全部捐出,为了给这个既热又暖到流油的冬至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又专门跑到了老字号的佳叔汤丸王,一人一碗,完美。

新励成捐赠

  【多少需要感谢】

  从2014年至今,不经意间走到第5个年头,一年出车2-3次,除了我是不变出“力“外,有很多人出的是“钱”。

  5年以来,我只公开募捐了一次捐款,用于给露宿者买新的帽子,袜子,手套,围巾。

  还收到了衣服批发商超哥、雨桐哥给力支持,得到了超30位捐赠衣服的朋友和超10位陪伴我风雨里派发衣物友人的支持。

  最让我深刻的是有一次我和朋友叶子打了一台易到专车,司机一听我们是自发派露宿者的,马上结束了行程,用了2个小时一直陪着我们“扫街”找人。

  感谢你们对我无比相信,感谢你们对待公益“倾囊相助”,以至于今年聊起天来,阿珊还说她家老公御寒的衣物上年基本全部捐出去,今年迟迟没买新服,也是哆嗦着过的。

  我一直在坚持,坚持不派食物,不派全新的衣物,不是无能力募捐,而是人总是有惰性和贪婪的一面,万一好心错付,我们不仅帮不到别人,反而还让很多人养成了守株待兔的习惯。

新励成捐赠

  【安琪心愿】

  愿:

  希望更多的人能通过了解这篇不计划广告全真实报道的文章看到生活在自己生活圈子周边需要帮助的社会底层;

  希望更多的人能够自发地形成你们所在地域上的小分队,及时“行乐”,“雪中送炭”;

  希望百忙中的您能稍稍整理一下您的衣柜,把闲置的,仍然亮丽光彩的御寒衣物整理一下,有空的自己行动起来,没空的可以交给我们学训中心的同事或者是当地衣物回收公益捐赠机构(部分是二次回收重新再售卖,请区分好噢),估计下一次大降温时,我们小分队便能带着您爱的延续送给有需要的人。

  【他们到底需要什么】

  广州冬天比较滑稽,冷热交替让人抓鸡,一周以内过完春夏秋冬,除了厚实的御寒衣物,还需要少量的男女装秋衣、秋裤。但女性流浪者人数不多,目前男性衣物仍是最大缺口。

  建议捐赠的种类:

  男装毛衣(中码、大码、加大码、加加大码)、男装外套(大码、加大码、加加大码)、男装冬装长裤(腰围28-36码)、男秋衣、男秋裤;

  女装毛衣(大码、加大码,妈妈装较好)、女装外套(加大码)、女秋衣、女秋裤;

  男女围巾、帽子、手套……

  男装皮鞋或球鞋(总数5双以内,42-44码)、女装球鞋(总数3双以内,37-39码)

  愿爱继续流动,愿您乐在其中!

热门文章

热门课程

推荐课程